自产不够用进口又遇阻 澳大利亚大米供应链面临
栏目:大米 发布时间:2020-06-28 03:35

  正当疫情日趋稳定之时,刚要松口气的澳大利亚人又面临另一个问题——自己种的大米快不够吃了。

  澳大利亚稻农协会(Ricegrower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主席马辛纳(Rob Massina)警告称,至今年年底,澳大利亚超市中本土生产的大米可能脱销,澳大利亚人将不得不转而购买更多进口大米,大米价格也将上涨。

  然而,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限制粮食出口,又使澳大利亚的进口压力陡增。

  3月疫情爆发,澳大利亚一度发生恐慌性抢购,米面等主食被一扫而空。连年的干旱,加上疫情的冲击,使澳大利亚的大米供应链或将面临断裂危机。

  澳大利亚的水稻种植面积并不大,主要集中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马兰比吉河谷(Murrumbidgee Valley)和墨累谷,属墨累-达令盆地范围内。据澳大利亚农业、水资源和环境部的数据,目前区域内种植水稻的家庭仅有约2000户,平均一个农场面积为400公顷。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澳大利亚的水稻均为单季稻,生长期约为165天,10月前后为播种期,次年2月至5月收获。稻米加工工业以合作社的形式垂直整合在一起,由新南威尔士州大米营销委员会(Rice Marketing Board of NSW)稻授权旗下零售公司Ricegrowers Limited(品牌名为:SunRice)负责加工和销售。

  在水稻种植业中,灌溉是最关键要素。澳大利亚水稻种植业的水资源利用率领先全球,每公斤大米灌溉用水量比全球平均低50%。

  但持续了近两年的干旱天气导致水成本攀升,让在省水上做到极致的澳大利亚农民也束手无策,小麦、稻米和牛奶的产量都大幅下降。而通常由外国投资、面向出口的杏仁等坚果种植业因为资金充足,对水价的承受能力更高。

  墨累-达令盆地的干旱现象断断续续持续了2年以上,并在去年达到高峰。2019年是澳大利亚史上以来最温暖的一年,也是百年来最干旱的一年。尽管近期部分地区开始有降雨,但水资源储量仍处于低位。

  墨累-达令盆地管理局4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该地区当前储水量仅有27%,需要大面积的持续降雨才能缓解干旱形势。

  稻农们只能选择减少种植面积,节省成本。过去两年水稻种植面积已经减至2000年以来最低值。还有几个月就到了播种季,部分农户希望政府能尽快介入水资源市场,为大米等粮食作物提供保障。水资源专家斯莱特里(Maryanne Slattery)表示,把原本用于种植坚果的水调配至水稻种植是可行的,但这意味着要推翻现有的行业秩序,对水资源产权发起挑战,需要政府拿出强硬坚定的姿态。

  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科学局(ABARES)2月发布的报告预计,2019-20年澳大利亚大米产量约为5.4万吨,不仅较上年减少11%,而且大幅低于过去五年49.3万吨的平均水平。2017-18年澳大利亚大米产量高达63.5万吨。

  近年来,澳大利亚的大米年消费量在35万吨左右。由于此前供大于求,澳大利亚生产的大米有70%用于出口。亚洲市场是其最主要的出口目的地,中国、韩国和日本分列进口总量的前三位。其次是英国和美国。另外,50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向耕地匮乏的太平洋岛国供应大米。

  3月底,澳元暴跌逾10%,使得澳大利亚产的粮食在国际市场竞争力上升,不少出口商加大了粮食的出口。这也加剧了国内供应不足的风险。

  由于产量锐减导致缺口巨大,即便澳大利亚本土生产的大米全部用于国内消费也捉襟见肘,今年澳大利亚必须更多依赖进口大米。

  印度是澳大利亚大米主要来源国之一,但印度大米出口因疫情期间运输困难陷入停滞。新德里大米出口商Shri Lal Mahal Group目前出口的大米数量仅有正常情况下的15%至20%,大量大米滞留在国内。

  澳洲SunRice公司首席执行官高登(Rob Gordon)此前表示,疫情大幅增加了国际大米产业链的风险和不稳定性,最突出的例子就是越南和柬埔寨发布出口禁令。3月25日,越南宣布禁止大米出口,以保障国内粮食供应,但在4月初已撤销禁令。柬埔寨和缅甸也相继出台类似政策。

  全球90%的大米都产自亚洲。大米供应链被切断导致米价大涨,4月泰国大米价格上涨14%,达7年来最高。

  泰国大米出口协会指出,目前大米库存尚充足,但由于全国封锁,不少柬埔寨劳工无法出工,导致劳动力短缺问题。而种植业生产必须遵循严格的播种和收获期,如果错失了,整个季节甚至全年都不会有收成。5月至6月恰好是泰国头季稻的播种时间。

  水资源专家斯莱特里表示,疫情过后澳大利亚水稻产业的走向还是个未知数,但粮食安全是首要问题。

  澳大利亚农业研究所(Australian Farm Institute)负责人希思(Richard Heath)则对澳大利粮食安全保持信心。他认为,澳大利亚生产的粮食比生存需要多得多,而现在舆论更多是混淆了粮食主权和粮食安全问题。

  粮食主权是指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前提下,自主决定食物构成的权力。希思表示,只要澳大利亚及时调整生产结构,就能保证国内消费充足。而粮食安全一般是指民众不用为维持生存和健康所必需的足够食品而担忧。

  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利托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也透露,澳大利亚目前仍是一个食品净出口国,牛肉、小麦和奶制品等主要食品都能在保障国内需求的前提下大量出口。

  根据2019年《全球粮食安全指数》,幅员辽阔、人口稀少且族群多元的澳大利亚在113个国家中排名第12,明显要比南亚、非洲和南美国家幸运得多。

  纽市盘前:英欧谈判“做无用功” 英镑创七周新低、美油触及六周高位、但隐患不容忽视

  峰瑞家族荣获8项来自《财富》(中文版)、36氪、母基金联盟等机构的认可

  中芯国际: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等多方同意分别向中芯南方注资15亿美元及7.5亿美元

  连续10个跌停!兆新股份董监高集体“甩锅”:无法保证年报真实性 证监会:性质恶劣

  京东旗下第四家独角兽!京东工业品A轮融资2.3亿美元 投后估值超20亿美元